当前位置:首页 > 香烟新闻 > 正文

与蠋蝽朝夕相处的人-哪几种烟不可乱蹭?

与蠋蝽朝夕相处的人

“翻过来,观察它的尾部,凹进去的是雌虫,凸出来的是雄虫。”2月25日,在湖南省郴州市烟草公司蠋蝽繁育中心,工作人员肖艳松从两个饲养笼里选出雌雄蠋蝽成虫各一头,放入配对杯等待产卵。

肖艳松是湖南省烟草公司郴州市公司技术中心农艺师。与团队成员一起繁育蠋蝽,是她每天的工作。“蠋蝽长得像我们生活中常见的臭屁虫,它们同属半翅目蝽科,不过蠋蝽却是许多害虫的克星。”她介绍,蠋蝽是一种捕食性天敌昆虫,它的取食范围包括尺蠖、斜纹夜蛾、棉铃虫、菜粉蝶等40多种农林害虫。作为绿色防控的有效手段之一,蠋蝽已在郴州烟叶种植中大量推广应用。

现在,中心已繁育了数万头蠋蝽。肖艳松说,每年的5月份,会将4~5龄的蠋蝽若虫释放到烟田中。为了如期交付,这段时间繁育中心忙得不可开交。

蠋蝽繁育室的架子上摆满了配对杯,工作人员正在将配对杯里蠋蝽产下的卵块转移至孵化皿中,还要添加5%浓度的蜂蜜水,盖上纱网,就可以送往蠋蝽扩繁人工气候箱进行孵化。“温度26℃、相对湿度60~70%,这是蠋蝽卵最适宜的孵化条件 。”肖艳松说,“7天左右,它们会孵化出1龄若虫,并继续依靠蜂蜜水提供的能量生长,5天后若虫达到2龄,就可以转移至饲养笼取食粘虫了。”

目前中心大规模繁育一代蠋蝽的周期仅需30天左右,年繁育蠋蝽数量可达15万~25万头。这是肖艳松团队针对郴州本地化繁育蠋蝽不断创新改进的结果。

2018年,蠋蝽生物防治技术引入郴州,由于低温阴雨气候潮湿,蠋蝽配对出现了产卵率低、死亡率高等问题。肖艳松团队经过日日夜夜的驻点盯守,全程记录繁育改进过程,顺利探索出“粘虫 柞蚕蛹”混合精细室内喂养方式,有效提高了蠋蝽繁殖效率和成活率。

上个月,肖艳松还获得了“2020年度中国烟草总公司创新争先奖”。她表示,今后将继续潜心科研与成果转化应用,并把绿色防控理念传达给更多烟农,让绿色防控技术产生更多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虫虫特工”助力雪茄烟绿色防控

秋风起,寒露至,天气渐渐转凉。10月8日,安徽省黄山市歙县溪头镇溪头村烟农潘文刚刚把烤烟交售结束。这边仓库腾空后,他准备把雪茄烟生产基地晾房晾制好的雪茄烟,搬运到自家仓库暂存,等着安徽皖南烟叶有限责任公司黄山烟站的技术员上门分级收购。

潘文来到雪茄烟生产基地晾房,打开晾房的大门,一排排钢架上的焦红色雪茄烟散发出浓郁的焦甜香。正在巡查晾房的黄山烟站技术员李世金迎面走来,热情地跟他打招呼,两人随后热络地聊了起来。潘文看着钢架上的雪茄烟叶,笑着说:“今年咱们用‘虫虫特工队’来防治烟青虫和斜纹夜蛾,效果真不错!”

潘文提到的“虫虫特工队”的事,还得从今年初夏时节说起。当时,溪头村170亩雪茄烟进入大田旺长时期,但也是病虫害易发易感期。5月12日,李世金来到溪头村的雪茄烟生产基地,为潘文送来了“虫虫特工队”——蠋蝽,用以消灭田间的烟青虫、斜纹夜蛾等鳞翅目害虫。

“别看它的个头不大,本领可不小。这里有56盒,共有1400只蠋蝽。蠋蝽不像烟蚜茧蜂一样通过寄生到害虫体内达到防治害虫的效果,而是通过吸食昆虫体液获得食物。它的食量更大、食谱更广,可以有效防治蚜虫、斜纹夜蛾、烟青虫、小地老虎等害虫。只要选择生态环境适宜的场所,将蠋蝽连续人工释放2~3年,即可在释放区形成较稳定的繁殖种群,并逐渐向四周扩散,达到持续控制多种害虫的目的。”李世金拿起一只指甲盖大小的蠋蝽,现场介绍了它的“本事”,详细讲解了蠋蝽释放和管理技术,并组织潘文和工人们在雪茄烟田里释放,让害虫的天敌尽快进入到“工作状态”。

听到“虫虫特工队”的神奇威力,潘文和工人们十分感兴趣,热烈讨论起来。“这个昆虫好,田里投放十分方便,可以有效减少化学农药施用量,值得推广。”“我也想买几个虫子回去,找水稻田、棉花田试试这种新技术。”……

李世金继续给大家介绍:“这批蠋蝽产自贵州,是‘外来户口’,暂时还不能本地集中规模化繁殖。公司采购这批蠋蝽,是根据雪茄烟田间虫量来确定天敌释放量,大概蠋蝽30~50头/亩,运抵烟站后24小时内全部释放至烟田。蠋蝽能从源头上防治害虫、控制虫源,而且对人畜无害,真正贯彻了绿色发展理念。”

为促进绿色防控重大专项技术落地,自2019年开始,安徽皖南烟叶公司组织技术员专门到贵州学习蠋蝽防治烟青虫和斜纹夜蛾技术,积极抓好蠋蝽繁育及试点工作,在皖南烟区示范推广,蠋蝽释放范围不断扩大,并于今年5月首次应用到雪茄烟大田生产管理中,为优质雪茄烟叶绿色生产保驾护航。

福建省烟科所及福建农林大学植保专家到龙岩指导蠋蝽繁育工作

刘长明教授(右一)指导蠋蝽繁育技术

1月6日,福建农林大学刘长明教授、省烟草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顾钢一行到龙岩长汀指导蠋蝽繁育工作。

刘长明教授向试验站技术人员详细介绍了蠋蝽的形态、生物学特性、人工饲养方法。据悉,“用于烟田害虫防控的天敌昆虫研究及应用”项目立项以来,项目组在长汀建设天敌昆虫繁育基地,拟在繁殖蠋蝽并用于夜蛾防治的同时,寻找适于福建本土生存的天敌昆虫,探明优势种及其种群动态,掌握其生物学和生态学特性,比较其控害效能和生存能力,筛选可在福建建立自然种群的天敌昆虫,并开展人工繁育配套技术和田间释放技术研究,逐步替换蠋蝽,实现夜蛾的本地化生物防控。

哪几种烟不可乱蹭?

生活中,不管做人做事,还是待人接物,都需要遵守一定的规则和规矩。能做到这些的,就是明事理的人。反之亦然。在吸烟这件事上,也是需要有规矩和规则的。譬如,有些人的烟就不宜随意乱蹭。蹭了,就是不好的表现。

1、领导的烟,少蹭为佳。俗话说,一个池子里的水,是会分界线的。也就是说,不同的人,总会有不同的选择。领导有自己的圈子,你和他八竿子打不着,又没有什么交集,他的烟和你的烟,吸味价位和牌子都不在一个层次上,你最好还是反思一下,不要以为这就是领导的好心好意,说不定就是测试你的职场反应能力等坑坑了。这样的烟,尽管可能是好烟,也不要去蹭。一句话,你有你的圈子和能耐,领导有自己的圈子的境界,互不相干,不要错以为喜欢抽领导的好烟,这就是尊敬领导和领导的善意。可别误解太深了。

2、长辈的烟,不宜乱蹭。对于长辈我们需要尊敬,一般而言,我们要主动掏出烟来敬给长辈,断没有心安理得吸长辈发给我们烟的道理。即使长辈递给你烟了,你也需要客气一番,不能见好就收下,这个做人的道理可是需要好好把握尺度的。你的尊敬需要从敬烟开始,过程之中,也需要毕恭毕敬的。主动掏烟,敬烟,点火,一气呵成,让长辈有被尊敬的感受。假如长辈给你发了烟,你也需要客气一下,抓紧掏出自己的烟,敬给长辈,这才是正理。可不能只是想当然的吸吸长辈的烟,就过去了。可别这样做的好。

3、喜庆场合,别乱蹭烟。有的烟民在喜庆场合,那就是一个不顾眉眼。人家该有的风俗就是讨要喜烟,他会把这当成一桩生意,总会千方百计多要烟多缠斗一回,这就失去了喜事好事的气氛了。人家好好的喜事,被你这样一搅和便冷了场,你气呼呼的还说是人家不懂礼数。其实,你心底里的小鼓,敲得是太过分了而已。就是周围的人,也会看不下去了。正确的做法就是,玩玩可以,适宜就行。不能漫天要价、随意大张口,好像你这一关不过,你心里不高兴,这事情就过不去,这就很不好了。遵守当地风俗,适可而止,就好。

4、祝寿宴请,不要蹭烟。喜事分很多场合,特别是在为老人祝寿的场合,千万不能贪杯和随意要烟。人家好端端的事情,你这样搅局,容易落得一个不欢而散的结局。为长辈、长者为尊,我们要掌握合适的尺度和掌控自己的言行,别不分场合,尤其是在祝寿的场合下随意要烟,狮子大张口,不给你要的烟这事就过不去,诸如此类的事情,不得人心,也失了你的初心和本心,就是划不来的事情了。

5、同事的烟,不蹭为上。日常生活工作中,我们和同事是朝夕相处的,谁的人谁的事是几斤几两,大家内心都有一杆秤。若是你总蹭同事的烟,这名声也是会口口相传的。大家表面上不说,背后给你的外号,那就很不好听了。不着调的你,或许是不明就里的你,也会在背后这样批评别人,谁知道,自己就是这样的人了。这就太可怕了,为了小小一根烟,为了一饱口福,就成了不该这样的壁上观的君子形象,这付出的代价也真是太大了。正确的做法就是,与同事之间和睦相处,你抽我的烟,我也抽你的烟,你来我往,才是好的做法。

6、孝敬的烟,不蹭的好。人家儿女孝敬老人的好烟,你总是惦记,这样的心理和心态就是不正常的。何况你还在现实中表现出来,这就很不好了。偶尔一回,人家拿出来,请你尝尝鲜,你就当真了。每天一出门,一见到他的人,还是值得让人怀疑的。日常开开玩笑,这倒可以,整天挂在嘴上,你这讨要求烟的方式,就开始让人讨厌了。人家儿女孝敬的是他的家人,和你有一毛钱关系吗?就只是给你尝了一回,你就惦记在心,盯着不放,你这心眼子也真的是太大了。

7、未识的人,不要硬蹭。因为同学关系,或者是亲属关系,偶尔见过一两次面,就学会了主动要烟,或者是眼巴巴等着别人发烟,这就是不好的做法了。人家和你的亲戚同学相熟,和你就只是一面之缘的关系,你非要蹭出一个新的境界和高度,这就是你做人和看事的问题了。不相熟的人,也是和你平常吸烟的味道有差异的。正确的做法就是,人家客气给你发烟了,你可以接过来,要么就直接客气拒绝了。人家和你不沾亲不带故的,没有给你发烟的义务和热情。毕竟,陌生的脸孔里,我们都是心怀忐忑的人。

8、场合不对,不要蹭烟。喜欢吸烟,不要蹭烟,这是需要在每个场合下都要注意的事情。有些场合是严肃的,就不要蹭烟吸。有些场合是轻松的,还可以说得过去。要不然,不分青红皂白就蹭烟会讨人嫌的。虽然人家表面不说,心底里可是打鼓的。这人是谁,是谁请来的,云云。这样看过去,你的形象和人格都有了某种缺陷,这就是沦陷了。真的没有必要这样子。我们是普通人,也需要有底线,有规则,有规矩,不该做的事情就别去做。这样的人,才是大家普遍欢迎的人。

天下之大,容得下我们许多人。但一些细节和桥段,还是希望我们自己这个人不要成为反面主角。在吸烟蹭烟这件事上,我们还是做一个明白人的好。

分场合、分人群、分轻重,认得清自己,也看得见事实,好好的把握一下,在别人的视角里,让自己高大一些,吸烟不吸烟的,千万别因为蹭烟这件事让我们自己就看不见自己了,何况还让别人看得清呢。这事儿,可不是小事情。

两挑糊涂面饭

在河南省三门峡市卢氏县官道口镇街东侧约5公里处,魏魏屹立着一座山峰,名叫石大山。在石大山下,稀稀疏疏地散落着9个自然村,统称江槽村。该村土地肥沃,富含有机质和磷、钾等微量元素,是烟叶种植最适宜区。1982年以来,该村群众积极响应号召,率先种植起了烟叶,由最初的十几亩扩大至现在的4000余亩,成了全县首屈一指的种烟大村。而9个自然村的80%村民户户种烟,通过种烟走上了小康之路。

目前,正值烟叶采烤季节,满地金黄成熟烟叶煞是喜人,丰收的烟农笑逐颜开,忙碌奔走在采收、烘烤烟叶的幸福大路上。

烟农们日日行走的道路,朝夕相处的山地,石大山山尖吻蓝天,松针刺浮云,峡谷唱飞鸟,山泉弹琴音。你可知道,就是这样一座绚丽险俏,如诗如画的山峰,在七十八年前却是一个血肉横飞,惨烈悲壮的战场。正是这个战场上的战役,彻底粉碎了日本侵略者企图西进,侵占西安的美梦,使石大山成为英雄山,永载中华儿女的抗日史册。

在这场战役中,面对我军供给严重短缺,战士体力不济,阵地濒临失守的关键时刻,江槽村村民冒枪林,迎弹雨,送粮送水,踊跃支前,最终挽回危局,大获全胜。谱写了一曲“炮火硝烟显亲情,军民同心抗倭寇”的壮丽凯歌。其中使人津津乐道,广泛传颂的便是两挑糊涂面饭的故事。

1945年春,日军攻占河南南阳、湖北老河口、襄樊等地,直插豫陕边国防抵抗线侧翼。驻扎在三门峡陕州的正面之敌,铃木师团纠集伪军、汉奸组成约1万余人队伍,兵分两路,从陕州曹庙,灵庙虢镇出发,企图抄近路,越过石大山,与河南洛宁长水的日军会师卢氏,进而取道卢氏,向西挺进,威胁陕西洛南,以期直捣西安,占据西北。当时国民党96军177师师长李振西率部在石大山堵截歼击,拼死血战,最终占领了石大山主峰。但日军并不甘心,一次次进行殊死反扑,尽管我军硬把死守,但因水竭粮断,战士们饥渴难耐,战斗力越来越弱,西安民众捐的烧饼、饼干、瓶水等物资,因飞机怕被击落,不敢低飞,投放不准,大部分都落到了日军阵地。局势危在旦夕,供给迫在眉捷。江槽村民得知这一情况后,放弃了地里成熟待割的麦子,在村民的自发组织下,分为三班人马,年长一点的老头、老太太组成磨面班,负责收集粮食,套牛磨面。手脚麻利的妇女们组成做饭班,负责烙饼、做饭。体力强健的男人们,组成供给班,负责往山上担粮送饭,送水。那些天,整个江槽村的石磨日夜不停,嗡嗡运转,一袋袋面粉从磨房背到厨房。整个江槽村灶柴不息,炊烟滚滚。一张张烙馍放到了筐里,一锅锅面条盛进了桶里。一瓢瓢开水倒进了罐里。一个个挑担人急走在路途中,攀爬在山坡上,笼罩在战火内,冒险在弹雨里……可就在这个时候,住在山坡下吉家沟村的蔡天印老汉,却蹲在门槛上,一口一口地抽着闷烟。此时的他又恨、又急、又怨。恨的是小日本欺人太甚,竞然把仗打到了石大山,打到了家门口。急的是山上我们中国人的队伍战事吃紧,情况危险。怨的是自已才五十多岁,能跑路,能爬坡,却把他安排到磨面班,不叫上山,觉得憋气。想着想着,便喊道:“老婆,把咱那罐油取出来,做饭!”“发啥神经,你不是说那罐油留下过年吃的吗,做啥饭?”他的老伴听后极为不满地答道。蔡老汉听后“呼”一下站起来,用旱烟袋指着老伴说:“你没听那枪声,马上小日本下来就要把你咯崩了,你还过年哩,月都过不成了。赶紧做点饭,叫我给咱们的人送去,吃饱了打死那些狗日的!”老伴一听,原来是这事,便急忙从案板下,把平常舍不得吃的那小罐菜籽油,取出来倒了半罐,做了一锅香喷喷的糊涂面饭,盛进2个水桶里,蔡老汉从墙上取下水担,担上便走。

当他顺着“磨石洼”爬上“蔫牛坡”便看到一帮身着黄色军装的人,东打一枪,西放一炮,疲惫不堪,无精打采。心想,这些兵娃们一定是饿坏了,自己来的正是时候。便急忙赶了过去,将饭担往山坡上一处较为平坦的地方一放,大声喊道:“娃子们,快来,快来吃!”

这些士兵看到饭桶,便扔下枪支,“咿咿呀呀”地围了过来,抢着要吃。就在这时,一个军官模样的人,瞪着两眼,满脸凶气,往桶里一瞅,摇了摇头,将手里的长刀当空一挥,便嚎着嗓子咿呀起来。尽管蔡老汉听不懂是啥意思,可这群士兵听后却被吓得连忙后退,盯着饭桶,再也不敢向前。此刻,这位军官,又将长刀往一个戴眼镜的士兵跟一指,叽咕了一阵,这个士兵低头弯腰,嘿嘿了两声,便挺起腰胸,走到蔡老汉跟前,从腰间拔出手枪,往他眼前一挥,大声喝道:“太君说了,让你先吃几口”!听后,蔡老汉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将饭送错了人,挑到日本鬼子的阵地了”。这个人可能就是翻译官。心想:“他娘的,这日本人怪精哩,害怕饭里下毒,让我先吃点试试。”吃吧,不愿吃,不吃吧,又不中,这个翻译官正用枪指着他的脑门呢。他不得不慢腾腾地走到饭桶跟,舀了一勺,三口两口地倒进了肚子里。停了一会儿,这位军官用长刀一指饭桶,又是一声咿呀,这些士兵才有的拿着瓷缸,有的掂着铁碗,前拥后挤地将饭桶包围了。有的没有缸,没有碗,干脆双手伸进饭桶里,猛得一揽,捧起一掬面条,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蔡老汉眼睁睁地看着这番景况,挠头抓耳,悔恨不已:“自已搭了半罐油,用心用意做了这锅好饭,难道就白白这样好过了这群野猪吗?把这群野猪喂饱了,叫他们再来祸害咱们吗?”他越想越悔,越想越气,瞟了一眼身旁被藤蔓缠绕的石岩,狠狠骂道:“让你们吃个毬”!便“呼”地一下跃起身子,“咚咚”连踹两脚,将两桶饭食蹬翻在地,白花花的面条四处漫流。两个空桶渐渐滚动,越来越快,最终滚到了坡下。饿急了的日军,看见面条撒了一地,十分慌乱,有的用碗刮,有的用缸揽,有的用手抓,你争他抢,连毛带草,不管脏净,只管往嘴里填了起来。与此同时,蔡老汉猛地抓住岩边的滕蔓,一个“鹞子翻身”,嗖地一下跳下石岩。此刻,那个日本军官楞了半天才醒悟过来,一边喊着“八格牙路”,一边从地上拾起一杆长枪,气急败坏地朝着岩下“砰砰砰”连开数枪,蔡老汉却已不见踪影。

话说自幼常年在石大山打柴、挖药的蔡老汉,对石大山的地况地貌非常熟悉,那里的岩有多高,沟有多深,豁有多宽,路有多窄,他都一清二楚,了如指掌。所以,当时他就知道身边那堵被野草、藤蔓掩映着的石岩,看似险要,其实不高,完全可以借此逃脱。跳下岩后,借着枝叶、柴草的掩护,他跳涧跃沟,一路猛窜,跑回村里。

到家后,他越想越遗憾,越想越后悔,越想越憋屈。索性干脆倒干了罐里剩下的另一半油,让老婆又做了一锅糊涂面饭,跟随着其他送水人,终于将这一担面条,送到了咱自已人的阵地。

光阴似水,岁月如流。数十年后的今天,石大山上曾经的战事己成过往。为了让人们铭记这座英雄山,江槽村已更名为石大山村。两挑糊涂面饭的故事,不仅在石大山村代代传颂,人人皆知,而且在村部设置的“石大山抗日战役纪念馆”里,还有蔡天印的事迹介绍和生前照片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