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香烟新闻 > 正文

烟田里的“侠客行”-鲁明辉:烟田里蹚出幸福路

烟田里的“侠客行”

提到烟叶生产,很多人便会联想到阳光照耀下的烟田,叶片在微风中摇曳,绿意盎然,多么好看!可是,如果你在夜晚来到烟田,凑近叶片用放大镜仔细观察,也许你就会发现另外一种景象——在烟叶这片小小的“江湖”里,正上演着一场正义与邪恶、守护与破坏的对决。

这场对决中邪恶的一方,是名为蓟马的害虫。作为一种穷凶极恶的“害螨”,蓟马犯下的罪行可谓罄竹难书。

它们喜欢在夜晚出没,借着夜色掩护,从藏身处爬到烟叶上,吸食鲜嫩的汁液,对烟叶造成严重的损害,还会传播番茄斑萎病毒病。烟农们辛辛苦苦种出一茬好烟,本指望卖个好价钱,可一旦遭了蓟马,那就算倒了大霉,一年的收成都要缩水。

对这样的害螨,必须重拳出击!

可是大自然中,有谁能成为蓟马的克星呢?没错,正是在下,捕食螨。

“螨”在江湖漂

请允许我先作个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捕食螨,个头不大,体长只有零点几毫米,可以说毫不起眼,但在“修理”蓟马这个领域里,我算得上专家。

我要事先声明,我可不是昆虫。准确地说,我属于节肢动物门中的蛛形纲,和昆虫同门不同纲。螨分为植食性螨和捕食性螨两大类。人类平时所讲的害螨,比如蓟马,就是植食性螨,以植物的叶片、果实为食。而我,当然是捕食性螨了,捕食对象就是蓟马、红蜘蛛、粉虱之类的害螨,对待它们,我可是像冬天般冷酷无情!

虽然在人类面前,我的体型渺小无比,但在我们螨类之中,我可是像一只小老虎,性情凶猛、动作敏捷,食量也大。我一天至少要吃掉6只害螨,才勉强算个半饱。在短暂的一生里,我能捕食300~500只害螨。

当然,螨在江湖漂,不能一味依靠蛮力,也要以智取胜。

我们最常用的一招叫做“瞒天过海”。因为我们跟蓟马都属于螨类,外形和颜色接近,所以我们就利用这个优势,从背后大摇大摆地接近猎物,趁着它们忙着取食汁液,猛地一口咬上去,绝不松口。你可别忘了,我们是吃肉的,一张剪刀似的大嘴不管朝谁“咔嚓”一下,不死也得夺去半条命。

有些时候,害螨的个头要比我们大得多,就算咬上了,它们往往还要挣扎很久,不肯束手就擒。这个时候,我们也绝不死守个人英雄主义,而是充分发挥集体的力量,一拥而上,来个群起而攻之。对待蓟马这些“螨中败类”,大伙自然毫不客气!

行侠仗义,要靠团队

蓟马是不折不扣的“阴险小人”,专挑傍晚、清晨和夜晚这些不引人注意的时候干坏事,吃饱喝足就藏起来,很容易让农民对它们失去戒心,一旦发现问题,往往难以挽救。调查数据表明,在我们捕食螨还没有出山的那些年里,云南烟区蓟马类害虫的危害程度和发生面积呈逐年上升趋势。

虽然我们捕食螨的自然繁殖能力挺强,可有时还是赶不上蓟马肆虐的速度,眼看着烟田里大片大片的上好烟叶被蓟马糟蹋,显出病恹恹的状态,我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个时候,终于轮到人类发威了。

对人类来说,虫害与病毒病一直是烟叶减产、质量受影响的重要原因,病虫害防治也一直是烟叶种植者和科技人员最关心的工作内容。为此,几年前,云南省烟草专卖局(公司)成立了技术研发团队,对我们捕食螨展开了研究,致力于通过科技手段发挥我们的实力、扩大我们的数量,把蓟马彻底赶出烟田。

在昆明市烟草专卖局(公司)技术中心谢永辉博士、詹莜国博士等人的带领下,团队着手进行捕食螨的本地化规模繁育技术研发工作。经过6年时间的技术攻关,云南省局(公司)率先在行业内建立了年繁育能力40亿头以上的捕食螨大规模本地化繁育生产线。乖乖,40亿头!这个数量我们简直连想都不敢想,要让我们自己繁殖,铆足了劲也生不出来啊!

不仅如此,技术研发团队还开发出了袋装、瓶装全自动包装线以及拥有自主商标权和专利权的不同类型捕食螨产品和自动化喷撒装置,实现了捕食螨的工程化开发、产业化应用。我们从一出生就住着大别墅、坐着无人机,轻轻松松出任务,全程都有人伺候着,别提多惬意了。

古人云:“士为知己者死。”有了以上种种支持,我们还能不卖力气干活吗?消灭烟田里的害螨,我们责无旁贷。2023年,我们捕食螨在昆明、玉溪、丽江等地烟草苗期累计推广应用100余万亩,对蓟马的综合防效达到了70%,有力地打击了蓟马的嚣张气焰,有效维护了烟农的经济利益,经初步测算,累计帮助烟农挽回经济损失上千万元。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有了科研人员的帮助,我们捕食螨在烟田里旗开得胜。这仅仅是个开始。

蓟马、红蜘蛛、粉虱等各种害螨,不仅危害烟叶,也危害草莓、玫瑰、茶叶等经济作物。我们捕食螨绝不会只守着烟田,害螨在哪里,我们就到哪里。

在昆明市禄劝县,有一个阳光玫瑰葡萄种植园。对于阳光玫瑰,爱吃葡萄的人一定不陌生。它被誉为葡萄界的“爱马仕”,在市场上很受欢迎。但大家不知道的是,阳光玫瑰最怕的害虫就是蓟马。

作为一款“网红水果”,阳光玫瑰的卖相尤为重要,要是被蓟马取食过,就会在表皮留下难看的斑点,卖价一落千丈,让种植业主苦不堪言。这就轮到我们出马了。一旦阳光玫瑰种植园用上了我们,蓟马危害就会大为减轻,葡萄一个个长得圆润无瑕,在水果市场上能轻轻松松卖个好价钱。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在守护好烟田这“一亩三分地”之外,我们始终没有忘记自身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云南省局(公司)拥有完全的捕食螨规模化繁育技术自主知识产权,但将捕食螨无偿提供给烟区各大合作社,用于其种植的葡萄、蔬菜、鲜切花等高价值经济作物,不仅为广大种植户解决了农残控制难题,也让这些作物有了更好的质量,让种植户获得了更高的经济价值。当你在家里吃着香甜可口的水果、闻着沁人心脾的花香时,可千万别忘记我们捕食螨的功劳呀!

朱先志:在烟田里逐梦成长

28年、336个月、10000多个日夜……在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烟叶生产一线,有这样一头“老黄牛”,他将28年的青春挥洒在烟田里,积极探索新形势下现代烟草农业发展的新特点、新规律,取得了显著的工作成效:获得省部级科技创新成果6项,取得专利授权35项,公开发表学术论文44篇。他就是沂水县烟草专卖局(分公司)烟叶试验站站长朱先志。

坚守使命 助力烟农增收致富

1995年,朱先志来到沂水县局(分公司),成为一名烟技员,从事烟叶生产技术指导工作。他主动扎根烟田,用心指导烟农,烟田成为他梦想起航的地方。

随着现代农业技术的推广应用,规模种植主体快速发展,中小户烟农综合竞争力不强、烟叶种植收益不高等问题逐渐显现出来。

面对难题,朱先志坚守为烟农服务的初心使命,尽最大努力助力烟农增收致富。研究行业政策、征集烟农诉求、与同事开展头脑风暴……经过努力,他创新开展了烟农互助小组管理模式,引导烟农在设施利用、生产组织等方面互帮互助、互利共赢。经过实践,烟农互助小组管理模式有效解决了用工难、用工贵等实际问题,进一步提高了技术落实到位率和烟叶生产均质化水平。这一模式在沂水县推行后,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中小户烟农的烟叶生产难题。

“为烟农找到较好的问题解决办法,是烟叶生产工作者的使命。”朱先说。实际上,朱先志对烟农的帮助不仅局限于烟叶生产,还积极带领大家发展多元产业,邀请农业专家向烟农传授旱稻、百合、板蓝根、万寿菊等特色经济作物的种植技巧,并多方奔走与相关食品、药品企业建立了生产、销售产业链,助力烟农多元化增收。

锐意攻关 在一线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朱先志经常说:“做科研要立足于基层、扎根于基层、适用于基层。”自参加工作以来,朱先志一直扎根在烟叶生产一线,着力在一线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随着气候、土壤等条件的变化,传统移栽模式用工成本高,无法满足集中移栽和水分供应要求,朱先志下定决心攻关。他学习先进经验,引进了井窖移栽技术,但是传统井窖移栽技术并不完全适合山东烟区。朱先志跟同事经过多次讨论分析,结合山东的地形特点和实际情况,创新形成了水造法井窖移栽技术。那段时间他在设备加工厂和烟田之间穿梭,不断试验、改进,终于研制出了水造井窖移栽器和浇水封埯器。“一法两器”为烟区集中移栽、减工降本、提质增效找到一条行之有效的解决途径,真正实现了移栽方式的变革。

有了新技术和新设备以后,朱先志又带领团队逐村开展实操培训,让烟农真正接受并掌握水造法井窖移栽技术。新技术推广应用后,移栽成本每亩降低17元,移栽效率明显提高,栽后烟株抗旱、抗病性显著提高。

潜心钻研 把试验田当成责任田

从业28年来,朱先志一直把烟叶生产技术创新和成果转化应用作为自己的工作重点和追求目标。多年来,他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试验田里,把试验田当成自己的责任田,在新技术、新品种的推广应用道路上不断前行。

田间试验工作细致又繁杂,对于品种区域试验,要为每个烟叶品种建立一个独立的身份信息,详细记载试验过程中每个品种的性状表现。试验田里每个烟叶品种的种植面积都很小,田间操作无法直接使用机械,只能靠人工。烟草育种周期长、工作内容复杂,从育苗开始直至采收烘烤结束,整个生产季都要做到全程观察,而这些已经成为朱先志多年来的工作日常。

终于,持之以恒的守护换来了累累硕果,NC55、NC102两个烟叶品种累计种植推广面积达100余万亩。

多年来,朱先志坚守干好烟叶工作、做好烟农服务的初心,在指导烟农种好烟叶的基础上,不断探索助农增收新路径、拓宽烟农致富新渠道,切实做到了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精一行,在烟田里逐梦成长,为助推烟叶高质量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朱先志(左)在烟田指导绿色防控工作。高强摄

湖南衡阳常宁:在大美烟田里书写青春华章

他没有高大魁梧的身材,也没有能说会道的口才,但一谈到烟叶生产的事,总能让他眼中有光、滔滔不绝。自2012年参加工作起,他就满怀对烟草事业的热爱,坚守在烟叶生产一线,十多年来默默耕耘,为金叶飘香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获得的荣誉和奖章无数,2021年更是凭借执着专注脱颖而出,荣获“湖南省烟叶生产先进个人”称号,他就是在大美烟田里书写青春华章的烟草人刘亮。

爱岗敬业 平凡中彰显不凡

一毕业就踏入烟草行业的他,虽然是烟草专业的,但是为了更好的把书本里的理论知识融入到一片片烟田。他白天下地查看烟株长势,与烟农交流,深入了解自己片区的烟田特性和每一户烟农的情况;晚上挑灯夜读,刻苦钻研烟叶移栽、病虫害防治、水肥运作及创新技术等相关知识,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素质和业务能力。把理论知识与实践相结合,不断总结经验教训,行普及推广,毫无保留的传授给烟农。烟叶烘烤阶段,他每天穿梭于烤房之间,仔细观察烟叶变黄、烤房排湿情况,一炕一炕总结,一炕一炕对照,用心钻研中温中湿烘烤工艺。

现在的他是行家里手,从育苗、施肥、移栽、大田管理到烟叶的采编烤都能说得有条不紊头头是道,烟农有什么难题,第一个找到的就是他。遇到烟农求助,不论天有多晚,不管刮风还是下雨,他总会尽自己可能第一时间赶去帮忙。有次他片区的一户烟农因外出耽搁不能及时往干旱的烟田灌溉,他听说以后,深夜赶到烟田整理水沟,到上游水库开闸放水,在烟田边上守着直至那片缺水的烟田全部灌溉好,又拖着疲惫的身体挨家挨户的查看完其他烟田的灌溉情况后才回到烟站休息。

甘于奉献  舍小家为大家

身为浏阳人的他,自考入常宁烟草后,因为烟叶生产工作繁忙且离家距离较远,尽管非常思念从小带大他的爷爷,也只能在节假日匆忙赶回去看看老人。人老了,没有太多的念想。每到节假日,在屋头遥望孙子回家的身影就是老人幸福的牵挂。因为工作原因,每年的中秋和国庆都不能休假,能回去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2021年7月下旬,老人突然病倒了,恰逢烟叶专业化分级重要阶段,工作任务繁重,且事关烟农一整年的收成,接到消息的刘亮心中焦急,却只能先把工作安排好,计划着分级结束后收购开始前的空隙,赶回去看望老人。年逾九旬的老人,身体虽然一直硬朗,但这一病,竟如燃尽的蜡烛,奄奄一息。刚完成一天工作的刘亮连夜开车赶回老家,老人还是没来得及见心爱的孙子最后一面,在那个深夜匆匆的“走”了。对着家中设起的灵堂,刘亮悲痛不已,思绪万千却只能忍着伤心难过在堂前磕几个头,又一刻不停的赶回投入到工作中,家里亲戚因此颇有微词,他无法也不能辩解,只能没日没夜的工作,挤出时间在老人上山那日再次赶回去,仅仅一个礼拜的时间他暴瘦十多斤,也沉默了不少,却没有落下一丁点工作。

乐于助人,用爱心暖人心

真诚、乐于助人是他的个人标签。他常说不管同事还是烟农都是他的朋友和亲人,更何况自己还是一名共产党员,遇见别人有困难,怎能不伸出援助之手呢?在他的服务片区有位叫刘建荣的烟农,年逾古稀,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子女又都不在身边,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经常去他家串门,节假日送上慰问品和红包,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有时帮忙扫扫地,有时帮忙烟叶打打顶,虽然都是些小事,但要持之以恒,一以贯之的做下去却不容易。2022年备耕期间,刘建荣突发耳疾住院,刘亮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去医院慰问烟农,又帮忙接其出院。得知刘建荣的儿子要接替父亲种烟的时候,每次下乡都特意绕道他们家烟田看看,不厌其烦的事事操心指导,手把手教其种植技巧。他说他的想法很简单,谈不上什么回报社会的大命题,只是想起家里的老人,想起儿时摇头晃脑背过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而已。

一件件小事,一个个脚印,他扎根基层,在烟田里挥洒青春的活力,用汗水和泥,夯实常宁烟叶发展的地基;用青春磨墨,书写常宁烟草发展的画卷;用信念作帆,扬起常宁烟叶发展的风帆,用实际行动诠释烟草人的真诚与务实。

江西赣州石城县高田镇:烟田里来了一支“娘子军”

“有了你们这支种烟娘子军,我今年100亩烟田的雇工问题就不用愁了,这真是去了我的一块心病啊!”近日,在江西赣州石城县高田镇上柏村烟田里烟农陈远朝对着正帮他小培土的工人熊秀香开心的说。

烟农陈远朝今年种植烤烟近100亩,烟叶移栽季,他正愁请不到工人时,驻村烟技员吴敏帮他联系到堂下村的种烟“娘子军”们。

“娘子军”是怎么回事?

原来,2020年冬,在石城县“种烟科技示范户”评选活动中,高田镇堂下村烟农熊秀香从1300多户烟农中脱颖而出,成为26位获奖者中唯一的女性烟农。

这个美名传开后,乡邻们总有人想找她唠唠,学习点经验。

1990年10月,熊秀香新婚后,小两口只有一间土坯房、几亩地,还承担了父母家的不少外债。

“怎么办?”头脑灵活的熊秀香在自家的几亩地上打起了主意。“种烟不错,石城烟草有人专门指导,不怕技术不过关,而且收益比较稳定,是致富的好路子。”经过多方咨询论证,小两口决定依靠种烟致富。在当地政府和石城烟草的扶持下,他们从1991年种起了3亩烟叶。两口子起早贪黑,苦干实干,很快就有了收益,种烟致富的信心更足了。

前些年,村里出去打工的人多了起来,有的地撂荒,一直苦于无法实现规模种植的熊秀香又有了主意——流转土地。就这样,她家的烟叶种植面积不断攀升,很快达到了50多亩。最开始,夫妻两个还能自己应付地里的活。可随着地越种越多,管理精细化提上日程,要操心的事多了,必须雇工。

50多亩地,农忙时候得雇八九个人。熊秀香为人诚信,工资日清日结,从不拖欠,几年下来,雇工有了相对固定的“班底”:“都是村里的留守妇女。”

但仅靠自家的这几十亩地,做工的姐妹们挣不了多少钱。熊秀香又有了主意:“这几年经过流转土地,种植大户多了,可以把帮自己做工的姐妹们组织起来,统一学习技术,轮流到各家帮工。”在熊秀香的组织下,一个“中老年务工服务队”成立了。由于“服务队“服务质量好,技术能过关,又是清一色的女性,因此,烟农们都亲切的称他们为“烟田娘子军”。

2014年,熊秀香带领姐妹们加入了烟叶合作社的专业化服务队,“从育苗到烘烤再到分级,帮完这家帮那家,光种烟这一项,一年有8个月左右能挣到钱。”服务队队员熊莲英说,她们在农忙时节组队到各家帮工,每个队员每年仅依靠烟叶产业链务工就能增收近2万元,“其他地里的活儿有需要我们也去做,只要勤劳肯干,不愁没钱挣”。

工人年年干,越干越老练,烟叶生产技术落实得更好。“熊秀香最大的优点是‘能接受新技术’——每次烟农培训,她听得最认真、做得最仔细;烟站宣传‘烟田深翻’后,熊秀香家每年11月份就开始落实;强调清除田间不适用烟叶的好处后,熊秀香带领着工人们‘清除底脚叶’,五六月的大热天,从天亮干到中午……” 石城岩岭烟站站长吴敏赞许道。

地越种越多,日子也随着越来越好。这些年,依靠种烟,熊秀香两口子不光还清了外债,还在县城购置了商品房,供养了3个小孩上大学。

“现在的种烟政策好、服务好,有了这么好的条件,我们也要撸起袖子加油干。”熊秀香说,既然她评上了“科技示范户”,就会继续做好“示范引领”作用,落实好标准化种烟技术,把烟种好。

鲁明辉:烟田里蹚出幸福路

大雪节气已过,空气中又多了几丝凛冽的寒风,但在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富宁县田蓬镇却多了几张温暖的笑脸。

“今年烟叶一卖完,小孩读书的学费就有着落了,家里的房子装修好了,还把坏掉的农机进行了更新换代,生活质量提升了不少!”烟农鲁明辉盘算着今年的收入情况,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于他而言,2023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因为这是他种烟的头一年。

鲁明辉正在交售烟叶。

“以前只听说过别的地方栽种烤烟,没想到我自己也有亲自种烟的一天。”和鲁明辉一样,田蓬镇许多烟农都是头一次种烟,他们是富宁县烟叶生产的新鲜血液,也是烤烟种植的主力军。2023年烟叶收购结束后,许多烟农依靠这一片片的“金叶子”,鼓起了自己的“钱袋子”,促进了烟区的发展壮大。

鲁明辉是他们那一片出了名的“冒险王”,在今年发展烤烟种植之时,他便踊跃地报了名。“玉米、姜、水稻……可以说在这里宜栽的经济作物我都栽过,这年些的摸爬滚打,让我积累了不少种植经验,相信种烟对我来说也不在话下。”说这些话的时候,鲁明辉脸上写满了自豪,可现实还是给了他当头棒喝。

2023年对于田蓬镇的农户们来说是难捱的一年,受夏天前期极端干旱、后期多雨淹水等极端气候影响,作物生长受限,让许多人失去了赚钱信心。可鲁明辉没有放弃,没有天降的甘霖就人工从水源地运水到田间,田地淹水就及早挖好排水渠,大田出现虫害就对症下药,犁田翻地、平地起垄、大田移栽……

在生产技术员的指导下,他边干边学,不断钻研,凭着一股韧劲,从一个“门外汉”变成了“能干人”,把农田管理得井井有条,牢牢守住了自己的“钱袋子”,日子越过越好,种植烤烟的信心和动力也更足了。

在田蓬镇,像鲁明辉这样的烟农比比皆是,他们文化程度不高,但他们有种好烟、爱钻研、肯吃苦的劳动精神。近年来,富宁县烟草专卖局(分公司)大力培育新型职业烟农,对首次和有种烟意向的烟农提供种植政策、土壤改良保育、高效栽培技术、病虫害防控技术等方面的讲解和培训,用实际行动托起烟农“致富梦”,不断壮大新烟区烟农队伍。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万事开头都需要“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靠着自己的闯劲与实干,一步一个脚印,鲁明辉在这条路上奋力书写着美好生活新篇章,也证明了富宁县大力发展烤烟种植的潜力。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人追随他的脚步,奔跑在乡村振兴、增收致富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