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香烟新闻 > 正文

马来西亚不再签发新的烟草进口许可证 包括电子烟-可燃烟草与新型烟草有何不同?

马来西亚不再签发新的烟草进口许可证 包括电子烟

1月起,马来西亚不再签发新的烟草进口许可证

马来西亚海关总署部长Tengku Datuk Seri Zafrul Abdul Aziz最近宣布,自今年1月起,马来西亚皇家海关总署将不会签发新的卷烟进口许可证。包括所有类别的烟草制品、电子烟产品以及蒸汽烟装置(包括vape和用于电子烟的不含烟碱的电子烟烟液等)的进口许可证均不再签发。

去年11月,马来西亚财政部长Tengku Datuk Seri Zafrul Abdul Aziz宣布对所有烟草产品和电子/电子烟产品征收消费税。消费税税率为产品价值的10%,烟油也将按每平方毫米40仙的比例征收消费税。

该税现已生效,并在免税岛(DFI)的所有零售区和商店(即兰卡威,纳闽,刁曼岛和邦咯岛)以及零售免税区中对香烟和烟草产品征收。阿卜杜勒·拉蒂夫(Abdul Latif)表示:免税政策将从2021年1月1日起不再适用于游客。

此外,他补充说,尽管可能会续签现有的进口许可证,但现在冻结了新卷烟许可证的发放,并且正在对许可证程序进行新的限制。“为加强续签卷烟进口许可证,必须遵守在12个月内设定的进口最低卷烟量的附加条件。”

进出口活动将限制在五个港口

阿卜杜勒·拉蒂夫(Abdul Latif)还指出,过境活动只能通过五个港口进行:West and North Port in Port Klang, Selangor; Tanjung Pelepas Port, Johor; Sandakan Port, Sabah and Senari Port, Sarawak。

也仅允许通过相同的五个港口进行以公路为目的的出口活动,并且根据1967年海关法和2019年海关条例的规定,从转运港出发的旅行将直接设置为最终的国外目的地。作为当前部门政策。

此外,他补充说,禁止使用小船转运和再出口产品,只有海关自由裁量区才允许对具有转口退税设施的卷烟征税。阿卜杜勒·拉蒂夫(Abdul Latif)解释说:“国际标准化组织的集装箱必须用于转运活动,并且它们必须是满载集装箱,因为不允许散杂货运输。”

本文信息来源于 Vaping post

马来西亚“最严禁烟令”送审 电子烟企业联名上书反对

据马来西亚媒体报道,马来西亚《2023年公共卫生烟草产品控制法案》(GEG法案)将于本周提交至下议院。按照GEG法案规定,2007年及其后出生的儿童,即使在18岁后仍将禁止吸烟、购买或持有任何类型的烟草产品,包含电子烟产品。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GEG法案被指是马来西亚有史以来“最严禁烟令”。

根据马来西亚立法流程,GEG法案一旦通过下议院和上议院的批准,将提交至国家元首(即马来西亚国王)审批。国王同意后,法案将成为法律,并正式生效。

对此,马来西亚电子烟商会(MVCC)秘书长瑞得万·罗斯利(Ridhwan Rosli)表示,GEG法案可能会对由马来人主导的马来西亚电子烟产业造成严重破坏。

GEG法案将会对马来西亚的电子烟产业产生怎样的影响?10月9日,两个至上于采访了当地部分电子烟品牌商和经销商。

GEG法案:全球最严反吸烟法案之一

GEG法案旨在禁止马来西亚2007年以后出生的人使用包括电子烟在内的所有烟草产品,因此该法案也被称为“世代烟草禁令”。此外,该法案还对烟草产品(包括电子烟)的注册、广告、促销、赞助、包装和销售进行了限制。

媒体评价称,GEG法案可谓是全球范围内最为严格的反吸烟法案之一。它由马来西亚卫生部长凯里·贾马鲁丁(Khairy Jamaluddin)于2022年7月首次提出,并于2023年6月12日重新进行了一读。

值得注意的是,新西兰也提出了类似的法案。不同之处在于,新西兰已于2022年12月通过了相关法案——禁止向2009年之后出生的任何人出售烟草制品。

MVCC:法案将会引发五大问题

根据MVCC的最新数据,马来西亚有250家电子烟制造商、100家电子烟进口商(2019年仅有30家);此外,还有大约7500家普通零售店和2500家专门销售电子烟产品的专卖店。

MVCC认为GEG法案可能会引发以下几个问题:

·导致电子烟企业关闭,造成国家税收损失;

·阻碍整个制造、物流、分销和零售领域的外国和国内投资行业的发展;

·妨碍了本土企业家的成长;

·导致了3万多个电子烟相关岗位的减少;

·法案仓促执行可能会引发黑市问题。

同时,马来西亚国际工商会也认为,若GEG法案通过,那马来西亚就会被视为对商业不友好,将会失去外国的直接投资。

电子烟企业:正联名请愿反对禁令

电子烟厂商如何看待GEG法案?

马来西亚两家企业在接受两个至上采访时表达了不同的观点。

中国电子烟品牌Lanavape的马来西亚业务经理景野表示,根据以往的经验,马来西亚的执法力度并不严格,因此他们预计该法案可能难以有效实施。所以电子烟从业人员对该法案并没有太多担忧。

景野还透露,Lanavape正继续在马来西亚扩张,计划增加10多家店铺。

另外一家马来西亚本地经销商的工作人员Lam则认为,GEG法案将会影响电子烟企业的利润,可能导致更多的走私产品进入市场。

Lam透露,马来西亚电子烟社团已经开始召集电子烟商家和消费者签署反对法案的请愿书,并计划将这些请愿书提交给政府,以阻止GEG法案的生效。

两个至上将持续关注GEG法案的进展及对马来西亚电子烟产业的影响。

可燃烟草与新型烟草有何不同?

    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欧睿国际是一家著名的市场调查公司,其研究人员和数据分析师遍布全球。

一直以来,欧睿国际为许多行业提供重要的参考信息。拉斐尔·莫罗是欧睿国际的顾问,负责分析全球烟草市场的最新发展情况。

莫罗近日接受了《亚洲烟草》的采访,分析了可燃烟草产品和新型烟草制品的发展趋势。

可燃烟草全球发展情况

《亚洲烟草》:近年来,可燃烟草产品的销量在全球范围内呈下降趋势,在各地市场下降幅度不一。与此同时,新型烟草制品的销量在许多地方都实现了增长。请您介绍一下可燃烟草产品在全球市场的近况。

莫罗:2022年,在发达国家市场,卷烟销量出现了非常明显的下降。西欧卷烟销量出现了十年来最大的跌幅,北美卷烟销量出现了有记录以来最大跌幅。去年以来,每天吸烟的消费者比例持续下降。相比之下,亚太地区的卷烟销量有所增长。在2017年至2022年的五年时间里,全球卷烟销量下降了约3%。在全球主要的卷烟市场中,日本的卷烟销量降幅最大,达到39%,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加热卷烟产品销量增长带来的结果。

《亚洲烟草》:虽然可燃烟草产品销量下降,但与新型烟草制品相比,可燃烟草产品仍保持着相当高的市场份额。

莫罗:从全球范围来看,尽管可燃烟草产品的销量逐步下降,但仍占据着烟草市场最大的市场份额,在各国市场均是如此。2022年,全球卷烟销售额占所有烟草产品总销售额的82%以上,这个数据比2017年的88%有所下降。新型烟草制品的发展具有高度不确定性,可能会受到市场监管、技术发展和消费者偏好等因素突然改变的影响。与新型烟草制品相比,可燃烟草产品的发展趋势通常可以被预测。比如,在市场监管方面,可燃烟草产品的发展趋势是可以预测的,那就是逐渐面对更多的限制。我认为,在大多数市场,卷烟销量下降的主要原因不是消费者转为购买新型烟草制品,而是受监管政策、消费税上调及其他社会经济因素的影响更大。

新型烟草对于可燃烟草的替代

《亚洲烟草》:有人认为,新型烟草制品是可燃烟草产品的替代品,大部分新型烟草制品的使用者是从可燃烟草产品消费者转变而来。您觉得是这样的吗?还是说大部分新型烟草制品的使用者一开始并不使用可燃烟草产品,而是被新型烟草制品吸引的新用户?

莫罗:我认为,新型烟草制品在很大程度上会吸引那些原本会继续消费可燃烟草产品的吸烟者,就像我们在日本看到的那样。在日本,加热卷烟市场份额的增加导致卷烟销量大幅下降,包括新西兰在内的其他发达国家市场也出现了这种情况。

新型烟草全球市场情况

《亚洲烟草》:新型烟草制品主要包括三大类别,分别是电子烟、加热卷烟和尼古丁袋。这些品类在全球烟草市场的发展情况如何?

莫罗:去年以来,市场上出现了许多电子烟、加热卷烟和尼古丁袋产品。其中,一次性电子烟的市场表现令人印象深刻。2022年,全球一次性电子烟产品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91%。消费者因其价格便宜、使用便捷以及口味多样而被这些产品所吸引。在新型烟草制品中销售额最高的是加热卷烟。2022年,全球加热卷烟的销售额约为320亿美元,电子烟产品的销售额约为190亿美元。去年,加热卷烟销售额达到了两位数的增长,在西欧、中东和非洲等地区的市场表现强劲。在全球重要的烟草市场——美国,电子烟产品受到上市许可等问题的影响,一次性电子烟引起了很大争议。

再来说说尼古丁袋产品,2022年,全球尼古丁袋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51%,其中美国市场尼古丁袋的销售额约占全球尼古丁袋销售额的85%。目前,这个产品类别正在努力进军美国以外的市场。

电子烟监管

《亚洲烟草》:一些政府部门似乎打算出台措施,对一次性电子烟加强管控。

莫罗:一次性电子烟会被立法者牢牢盯上。它吸引了包括青少年在内的许多年轻消费者,这引起了卫生部门的关注。由于锂电池、电子元件和塑料外壳的使用,一次性电子烟的环保问题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欧盟提出的禁止不可充电电池使用的提案可能会使一次性电子烟不再符合欧盟法规要求。

《亚洲烟草》:电子烟是否会走上与可燃烟草产品类似的道路,最终受到严格监管?

莫罗:在世界各国,关于电子烟的法律规定各不相同,电子烟最终面临何种监管尚不明确。许多国家都出台了限制电子烟的法规,尽管有些可能难以实施到位。越来越多的政府倾向于对电子烟实施更严格的限制,甚至全面禁止。比如,澳大利亚政府最近宣布,电子烟产品只能在药店按药品要求进行包装销售,而且对允许销售的电子烟尼古丁含量进行了限制。

可燃烟草会消失吗

《亚洲烟草》:加热卷烟发展情况如何?在发展的道路上存在哪些限制?

莫罗:加热卷烟产品通常是针对现有的卷烟消费者推出的,这种产品可能会引起消费者的浓厚兴趣。今后,加热卷烟可能会面对一些法律上的限制。在全球主要市场中,日本市场上的加热卷烟持续保持快速增长,欧洲市场上的加热卷烟也有很大的增长潜力。一些烟草公司最近推出了价格更实惠的加热卷烟设备,这可能会吸引更多的消费者。比如,菲莫国际去年在瑞士推出了价格更实惠的IQOS Iluma One,今年他们将这款产品销售到更多的欧洲国家。2022年年底,菲莫国际在菲律宾推出了低价版的加热卷烟产品BONDS by IQOS。这些产品的推出将帮助菲莫国际实现到2025年企业50%以上的收入来自无烟产品的目标。

《亚洲烟草》:您认为可燃烟草产品最终会完全消失吗?

莫罗:新西兰从2025年起将实施禁令,让年轻人远离卷烟。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国家也在考虑出台类似措施。然而,很多国家可能很难实施新西兰式的禁令,因为这可能会导致非法卷烟贸易激增。很多国家可能更倾向于利用税收来降低卷烟销量。从行业角度来看,如果可燃烟草产品变得过于小众而无法盈利,跨国烟草公司可能会退出这个领域。更现实的情况可能是,跨国烟草公司将可燃烟草产品逐步从限制愈加严格的发达国家市场退出,转而开拓其他新兴市场。可燃烟草产品在市场上的退出可能会给雪茄公司等企业带来机会。

2023年,为迈向“无烟世代”,全球做了些什么?

2023年年末,电子烟第二大市场的英国做出了一项动作:该国首相苏纳克在11月7日对查尔斯国王进行的第一次“述职”中,宣布政府计划推出一项历史性的新法律,禁止向今年年满14岁及以下的儿童在英格兰合法出售卷烟。此言正式向公众宣布:“无烟世代(Generation End Game)”的可能在已在英国被带上桌面。

实际上,10月12日起,英国政府便就创造“无烟一代(a smokefree generation)”与“控制青少年的电子烟使用(tackling youth vaping)”的咨询案开始面向公众收集意见,并持续八周至12月6日。尽管在该咨询案中,“电子烟(Vape)”并未被纳入“无烟”的范畴,取而代之的则是更加严格的规管,包括设计、包装、口味等;但作为电子烟头部市场,这一举动仍然在行业内产生了震荡。

“无烟世代“的基本做法很明了。目前大多数国家关于烟草等尼古丁产品的年龄管控,是将合法购买年龄与成年年龄挂钩。这意味着每年都会有人会成为新的“潜在合法消费者”;

而”无烟世代“的思路则是设立一个年限,在该年及以后进入成年期的消费者,也将合法购买烟草产品。如果禁令生效,直接的结果就是在该年限以后,烟草行业的”潜在合法购买者“将不在迎来每年度的稳固增长,市场将单方面持续缩小,理论上最终会迎来消零的一天。

除了理念上的冲击,在设定年限前不带来即时的影响,留给市场调整准备的时间,但最终将迎来一个在公共健康意义上“干净”“完美”的结果——这一监管思路有其巧妙之处,并自提出以后为多国所考虑并效仿。但在实际的操作中,更多意想之外的问题浮上了水面。

政策将如何形塑市场,市场又如何面向政策发声?回顾这一年度,按照时间顺序,2FIRSTS对各国关于“无烟世代”的动作进行了一次梳理。

2023年各国关于“无烟世代”的提案内容梳理

2023年4月15日,俄罗斯圣彼得堡市,市议员尤里·格拉杜诺夫( Yuri Gladunov)起草一项“世代无烟”法案。建议措施包括禁止向2011年1月1日以后出生的人出售含有尼古丁的产品,同时也将禁止他们购买和消费此类产品。同时建议联邦当局制定和实施一项分阶段的计划,以完全减少烟草制品和含尼古丁产品的生产,并同时减少用于其消费和水烟的设备。圣彼得堡市议会接受了该草案供审议;

2023年10月12日,英国,在首相苏纳克的国王演讲后,政府就“创造无烟一代与控制青少年的电子烟使用”展开为期八周的公众咨询(就公共咨询涉及到的问题,2FIRSTS在中文读者间展开了问卷调查);

2023年11月6日,美国马萨诸塞州布鲁克莱恩市,布鲁克莱恩太阳石油公司(Brookline Sunoco)车站的所有者提起诉讼,试图推翻于2020年通过但一直未实施的“世代禁令”;

2023年11月24日,新西兰,由三党组合的新西兰新政府表示将在2024年3月前废除此前之前的工党领导的政府引入的“世代无烟”修正案。原本的措施包括禁止向2009年1月1日之后出生的人销售烟草、限制烟草制品中的尼古丁含量,以及削减90%以上的烟草销售零售商;

2023年12月14日,马来西亚,国会上议院通过《2023年公共卫生控制吸烟产品法案》,当中移除了“世代无烟”条款。原本的措施包括禁止出售烟草产品和卷烟,以及禁止2007年1月1日以后出生的个人吸烟。

持续的挑战与争议

“世代无烟”的概念,发轫于2010年的新加坡,并在2012年于新达城举办的世界控烟大会面向全球首次提出,随后十年间不断被欧洲学界所检验讨论。出于对青少年健康的担忧,学界提出这一政策思路是透过逐步提高最低合法购买烟草年龄,最终达至永久禁烟的政策,持续及长远地降低吸烟率,进一步防止年轻人染上烟瘾并为烟草终局创造有利条件。

它本身的初衷与理念是清晰的:做法符合直觉,且似乎以一种循序渐进的可行方式,最终达成一个“绝对”与“高效”的结果。自提出以来,这个思路受到了多个 国家的注意。新西兰在2022年成为首个通过同类法案的国家,并原计划于2024年1月生效。

时间到了2023年。在今年,各国在这一方向上的整体步调是退后的。胶着与拉扯是各个利益方的博弈在结果上的呈现;同时也是在推进过程中,更多此前未被考虑到的问题随着时间浮出水面。

马萨诸塞州近年来在禁令方面的表现已经成为反面例子:2021年报告显示,在马萨诸塞全州范围内实施调味烟草和电子烟产品禁令后,该州应税烟草产品销售的确出现了下降,但似乎只是转移到了其他州,尤其是新罕布什尔州和罗德岛州。从更大的范围来讲,尼古丁的使用比例则并未减少,只是将“烫手山芋“扔了出去,并将市场份额”拱手让人“。批评者认为,如果更加严苛的“世代禁令”真的落地实施,比起抑制烟草消费,烟草销售转移到其他地区是更可能的结果。

马来西亚卫生部长祖基菲·艾哈迈德博士表示,“世代无烟"的规定存在不公平和歧视的法律地位问题,这意味着对2007年1月1日前出生和在2007年1月1日或以后出生的人给予差别待遇。

新西兰奥特罗亚雾化社区倡导团体(Aotearoa Vapers Community Advocacy)则提出,世代相传的烟草禁令可能会助长已经存在的黑市,并无意中使吸烟对青少年更具吸引力。

税收与自由选择权的博弈

税收、市场、成年公民的自由选择权——以争取更好的公共健康福祉为初衷的“世代无烟“禁令,在实际的落地过程中牵涉到了社会的方方面面。

今年以前,关于这一思路的禁令,讨论的反复已经初现端倪。多位香港政府顾问曾在年2022提出类似“世代无烟“的设想,但尚未形成草案便被搁置;至于最早提出这一构想的新加坡,则迟迟没有实质推进,该国卫生部只在今年年初在答复两位国会立法议员问询时表示在检阅这一提案。这些国家与地区仍然缓慢艰难地进行着法案从提出到落地的程序。

但实际的情况是不容否认的。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2023年12月的最新数据,新西兰15岁以上人群有超过8%的人经常使用电子烟,使用率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爱沙尼亚。其中青少年的使用比例更高,新西兰青少年电子烟使用率远高于英国和澳大利亚。这个数字的确解释了工党领导下的新西兰急为人先的动机。只是在受到多方争议“世代禁烟“以外,有无更有技巧的方法存在,以保障青少年的乃至更大范围公众的健康安全?

2024年已在眼前。“无烟世代”是否会在英国成功落地?又会有哪些国家将后续跟进?哪些新的措施会被包括在其中?又会有哪些新的监管思路提出以限制下一世代对烟草的摄入?2FIRSTS将继续跟踪各国尼古丁使用监管的最新动态。

越南对从柬埔寨进口的烟叶征收零关税

据来自VietnamPlus的消息,近期,越南政府发布了一项政策,对从柬埔寨进口的31种商品征收零关税,其中包括未加工的烟叶。该项政策旨在促进越南和柬埔寨之间的双边贸易。

该项政策详细规定了进口未加工烟叶的零关税限额为每年3000吨。此外,进口的未加工烟叶必须具有柬埔寨授权机构签发的原产地证书,并到指定的边境口岸办理海关手续才能享受零关税政策。

据悉,越南该项政策的有效期为2021年9月13日至2022年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