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香烟新闻 > 正文

中国三地卫生官员协商控烟 讨论电子烟监管-印度在世界吸烟者名单中排名第二,卫生部关注电子烟等减害模式

中国三地卫生官员协商控烟 讨论电子烟监管

据上海日报12月19日报道,上海、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的卫生官员于11月12日在上海参与了一场控烟活动,交流经验,特别是在限制电子烟使用方面的经验。

这些官员在上海的控烟活动上表示,应加强立法和执法工作,并通过活动和教育,强调电子烟和卷烟对青少年和年轻人可能造成的潜在危害。

根据上海健康促进中心的消息,官员们分享了在各自地区的控烟经验,并表示更新和进一步增强的控烟法规,戒烟服务,未成年人控烟,电子烟管理,以及禁止烟草广告和赞助对于创建公众努力和认识的无烟社会有重要作用。

尽管烟草烟雾中含有超过7000种化学物质,其中包括69种致癌物。每年因烟草在中国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一百万。官员表示,上海2021年的平均寿命是中国大陆最长的84.1岁,这与其严格的控烟努力有关,而低烟草普及率是中国香港居民长寿的最重要原因。

上海于2010年成为全国第一个实施反烟法的内地城市,并在2016年和2022年进行了修法。去年,该市禁止在所有公共室内区域使用电子烟。上海的吸烟率在2022年为19.4%,比2010年立法时下降了7.5个百分点。本地未成年人的传统卷烟和电子烟使用率也是全国最低。

现在,上海正在完善无烟场所的监督,推动创建无烟政府机构,家庭,学校和医疗设施,以及增强服务和医疗支持以帮助吸烟者戒烟,当地的官员们揭示。

中国香港的官员表示,吸烟率从1982年的23.3%下降到去年的9.5%,并且已经设定了2025年达到7.8%的目标。中国特别行政区计划通过针对因吸烟引起的疾病和死亡,防止未成年人吸烟,保护公众免受吸烟的危害,以及减少因吸烟引起的医疗负担来实现该目标。

中国澳门的官员们表示,该地区已经引入了严格的立法和对违反控烟法的人处以严惩,其卷烟使用率从2011年的16.6%下降到了去年的10.6%。这个特别行政区自去年12月开始禁止电子烟,从那时起,电子烟的制造,销售,进口和出口在当地都被全面禁止,以减少年轻人对其的接触。

无烟是理想,控烟、减烟是现实道路

今年5月31日是第34个世界无烟日,围绕公共场所禁烟和戒烟的话题也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委托中日友好医院王辰院士等组成的专家委员会发布《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2020》,为我们理解当下无烟环境建设的现状、问题和挑战提供了最新证据。

报告阐述了中国吸烟与二手烟暴露的流行状况,综述了吸烟和二手烟暴露导致的呼吸系统疾病、恶性肿瘤、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四大慢病”,以及二手烟导致的公共卫生问题。值得注意的是,与八年前发布的报告相比,此次报告首度新增了一章,专门讨论电子烟对健康的危害。

无烟事业任重道远

报告显示,在多数国家的人均卷烟消费量持续下降的情况下,中国的人均烟草消费并没有明显下降,在近些年来反而有上升趋势。全国吸烟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显示,总吸烟率在持续下降,但是下降幅度较低。2002年总吸烟率为28.5%,2010年为28.1%,2015年降至27.7%,而到了2018年则为26.6%。

从总吸烟率的下降速度来看,2002-2010年为年均下降0.05%,2010-2015年为年均下降0.08%,2015-2018年为年均下降0.37%,每个调查期间的下降速度都在提高。《“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到2030总吸烟率降至20%以下,那么2018年至2030年需要每年下降0.55%才能实现目标。由此可见,继续延寻目前的控烟政策,可能还难以达到这一宏伟目标。

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总吸烟率为19.2%,而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总吸烟率已降至15%左右。从过去20年中国吸烟率的数据来看,禁烟运动有一定成效,但是同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收效甚微。

报告花费了大量篇幅一一列举吸烟和二手烟暴露导致的一系列健康危害,但是这些科学证据和健康知识的言之凿凿,并没有换来公众吸烟率的显著下降。为什么中国的总吸烟率难以有效降低?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推动控烟政策执行?2012年,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政治研究员李成发布报告,题为《中国烟草产业的政治地图与控烟运动》。

电子烟只是不安全吗?

近些年来,电子烟产业发展迅猛,中国相关企业已成为全球电子烟产业的领跑者。报告指出,电子烟的使用率呈上升趋势,15岁及以上人群的使用率从2015年的0.5%上升到2018年的0.9%;其中年轻人的使用率最高,15-24岁年龄组的达到1.5%。

报告指出,“有充分证据表明,电子烟是不安全的,会对健康产生危害。”报告认为,对于青少年而言,电子烟会对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和成长造成不良后果,同时会诱导青少年使用卷烟。

不久前,工信部与国家烟草专卖局提出将电子烟参照烟草专卖制度进行监管。该政策的征求意见稿一出,电子烟相关企业的股价就应声而落。此次报告的发布,也令电子烟相关企业的股价经历过山车一样的大幅下跌。电子烟真的一无是处吗?

循证决策要求政府出台的政策应有科学证据支持,并强调政策决策所依据的科学证据是全面的、有效的和最新的。对于控烟政策而言,也应综合考虑所有相关科学证据,采取透明公正的措施,基于证据来做出决策。

对于电子烟的功过是否,我们要对正反两个方面的证据进行比较,为争议各方都提供竞争的公平机会,而不是一边倒地只采信支持电子烟有害的部分证据。一方面,有大量证据认为电子烟的烟液、气溶胶、添加剂、烟雾等会带来多方面的健康危害,并可能诱使青少年使用卷烟。另一方面,也有大量证据表明电子烟在引导烟民戒烟和降低健康危害方面有可取之处。科学意味着要全面评估所有证据,而不是一上来就盖棺定论地认定某个观点,并只采信与其相一致的证据。

电子烟产品本身的技术升级迭代很快,所以对电子烟的讨论也应使用最新的证据,对最新款的电子烟进行评估。换句话说,报告中所讨论的卷烟还是原来的卷烟,但是其所讨论的前三代电子烟可能已然是过去式。电子烟的技术进步,意味着我们对其还充满未知数,“让子弹飞一会儿”可能是更加符合包容审慎原则的监管姿态。

科学证据的效力取决于研究方法和观察时长等因素,而电子烟的影响会有多大,不仅相关证据的数量和质量不够,而且研究的持续性也有待提升。因此,贸然全面否定电子烟,看似是基于大量证据,实则违背了循证决策注重证据效力的基本原则。

无烟:从理想到现实

吸烟会带来烟雾缭绕,但是证据不应烟雾漫漫。就像我们对卷烟的认识会伴随着科学证据的累积而发生改变一样,烟雾中的证据也需要得到澄清,才能正确指导控烟政策。在20世纪初期,吸烟无害论甚至吸烟有益论甚嚣尘上。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吸烟的危害,吸烟有害论才真正站稳脚跟,并彻底推动烟草政策的大反转。

类似地,对于电子烟的监管也需要基于科学证据来进行决策,穿越证据的迷雾,通过循证决策来推动无烟事业。电子烟的确不健康,但是和卷烟相比,最新款的电子烟产品能够显著降低对使用者和二手烟暴露者的健康危害,并且有助于引导人们逐步戒烟。

我们固然知道无烟带来的绝对无害化是最佳选择,但是在短期内无法实现无害化的情况下,就要比较不同危害的差别,正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无烟是理想,但是禁烟、控烟、戒烟、减烟则是现实道路。理想主义的无烟政策站在道德高地上,但是却无法在事实上真正推动其所宣称的无烟事业。因此,与其高调地倡导短期内难以实现的无烟理想,不如现实地从减烟减害出发,推动烟民通过替烟、减烟等方式来减少吸烟和二手烟暴露带来的健康危害。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平台观点。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印度在世界吸烟者名单中排名第二,卫生部关注电子烟等减害模式

据外电报道,印度卫生部正在关注印度的吸烟模式,以努力改变吸烟习惯。该部很担心,因为印度在 16-64 岁年龄段的吸烟者中排名世界第二。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卫生部高级官员表示,基本想法也是塑造税收模式并制定减少烟草消费的路线图。

印度是戒烟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消息人士称,该部曾努力控制吸烟,但没有奏效。「该部官员已发出通告,以了解吸烟模式,以及什么在印度可行,什么不可行。」该部一位高级官员告诉记者。

该部上个月发布了一份通知,组成了一个烟草税专家组,认为印度的税收和价格政策被广泛认为是影响烟草产品需求和消费的最有效手段之一。

专家组将有来自卫生部、Niti Aayog、税务局、商品及服务税委员会、CBDT 和世卫组织的代表。

该小组将分析所有形式烟草的当前税收结构,包括有烟和无烟烟草。

印度有 250,002,133 名吸烟者,印度男性的烟草流行率是女性的三倍。

这位官员说,该部官员还在研究各种类型的烟草、香烟和电子烟的模式,最后一种产品在印度仍然被禁止。

「该部官员一直在研究各种全球报告以及各国在处理各种形式的卷烟(包括电子烟)方面做出的决定。」

上个月,英国卫生部表示可以在全国健康调查中规定电子烟,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帮助人们戒烟的烟草产品。此举是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做出类似决定之后做出的,该决定称电子烟产品 - 经科学证明 - 有助于减少吸烟。临床试验一再证明其戒烟效果比尼古丁贴片更有效,对吸烟者改用电子烟时的血管有积极作用。

邓迪大学心血管医学和治疗学教授雅各布·乔治教授在回应中说:这对数百万试图戒烟的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消息。

国际重燃禁烟委员会表示,中国和印度拥有超过 5 亿年龄在 16 至 64 岁之间的烟草使用者。它说,印度也是世界上无烟烟草使用率和口腔癌发病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报告进一步称,近 37% 的印度受访者表示希望改变吸烟行为,有些人甚至计划戒烟。

「该部正在以开放的态度对待烟草。专家委员会愿意接受来自相信他们的产品将帮助印度人戒烟的各种机构的建议。这是卫生部第一次试图了解整个烟草业务及其在印度的运作方式。该部正试图衡量烟草市场的某一部分是否以其他部分的利益为代价。」这位官员说。

该部感到震惊的是,印度是戒烟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最近的一份报告称,男性的戒烟率不到 20%。

在全球范围内,估计有 11.4 亿人仍在使用烟草,烟草导致近 800 万人死亡。

「全世界每年的成本接近 2 万亿美元。巨大的社会经济影响使得重新点燃反吸烟的斗争迫在眉睫。」重新点燃反吸烟国际委员会整理的数据说。

在世界范围内,禁止向儿童销售烟草产品和直接销售烟草产品有不同的阶段。但它很少实施,禁令也没有得到严格执行,尤其是在中低收入国家。

2019 年整理的数据显示,尽管有禁令,但对 243 所学校周围地区的研究发现,附近的供应商展示了对儿童和青少年有吸引力的烟草产品。

该部希望改变它、阻止它并采用最佳做法来打击错误信息,通过利用多国、多学科和参与性的前瞻性研究来减少烟草造成的危害。「该部希望让吸烟者更容易戒烟,它希望增加获得烟草减害产品的机会。」这位官员说。

专家称,电子烟的风险远低于吸烟,并有助于吸烟者戒烟。

专家认为,如果吸烟者可以选择他们喜欢的口味、强度和产品,而不是仅限于获得许可的产品,他们更有可能从电子烟中受益。该部希望采取一种平衡的方法,它希望帮助吸烟者戒烟。「该部相信就公共卫生以及为什么对潜在危害进行客观评估很重要的讨论。该部还意识到,与烟草相比,吸烟者对电子烟的安全性存在担忧,并且对电子烟的相对风险存在误解。」这位官员说。

卫生部官员正在研究美国和英国的做法。

四月控烟播报: 电子烟风头正盛 传统卷烟愈渐沉默

4月份,最轰动的控烟信息莫过于对电子烟的监管讨论,归根到底还是对电子烟准确定义的问题。另外,4月份,深圳的控烟举措值得点赞同。关于控烟,国际上都认为提高烟税是最有效的一种方式,但在香烟价格全球最贵、卷烟包装最丑的澳大利亚,普通消费者几乎买不起合法产品,导致非法烟草空前激增。这也值得人们反思:提高烟税真的那么有用吗?

3月22日,工信部发布《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表示,对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应当参照《实施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似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提议得到与电子烟产业相关的各个领域的广泛关注,从研究专家到企业代表,纷纷表达了不同的声音与意见,4月20日,北京市控烟协会明确表示,对该提议持反对态度,认为国家烟草专卖局不适合作为电子烟的监管单位。

电子烟纳入监管成共识 谁来监管惹争议

电子烟被“收编”前夜

到底电子烟属不属于烟草制品?应该归属卫生部门监管还是象传统烟草那样由烟草专卖局来统一监管?说到底核心问题还是对电子烟的身份定义问题不明确。如果放任电子烟基本概念继续“模糊”,将对监管执法、税收征管、产业发展和消费者利益保护都会带来巨大的隐患。本月网站发布了一篇王彦亭博士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对电子烟的概念和定义进行了溯源和探讨,在厘清概念之后,下一步要面对的才是对电子烟监管的具体措施如何设计以及税收模式等问题。需要明确的是,对电子烟监管的目的,是杜绝鱼目混珠的产品,更好地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推动整个电子烟产业更健康的发展。

即将纳入监管的“电子烟”,到底是指什么?

关于控烟,深圳的做法值得关注。深圳一直致力于为健康中国打造“深圳样板“。人间最美四月天,四月份春和景明,正是一家出游赏春的好时节。在海拔410米的深圳市马峦山老围村一农家乐,一位游客违法吸烟,被执法人员开出了一张50元控烟罚单,这是深圳控烟执法的“高海拔”罚单。“爬到山上去罚你”再次显示了深圳市的控烟决心与力度。

深圳控烟有多拼?你在山顶抽,我爬上去罚你!

4月13日,世卫组织发布关于烟草税收政策管理的新技术手册,呼吁提高烟草税,以减轻卫生系统的负担和成本。

WHO发布最新手册 呼吁各国调涨烟草税

4月19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暗示拜登政府正考虑一项政策,要求烟草公司将香烟中的尼古丁含量降至非成瘾的水平,此外还在考虑是否同时禁止出售薄荷醇类香烟。消息传出后,烟草股随之暴跌。

美国或限制香烟中的尼古丁含量 烟草股大幅下跌

在香烟价格全球最贵、卷烟包装最丑的澳大利亚,普通消费者几乎买不起合法产品,导致非法烟草空前激增。英美烟草澳大利亚公司在接受《亚洲烟草》采访时称,对烟草征收的高消费税税率“是导致人们进入黑市的一个巨大因素”。

全球香烟价格最贵的澳大利亚 非法烟草空前激增

烟草行业至今已有五百余年的发展历程,直到进入二十世纪60年代,“吸烟有害健康”的香烟盒slogan才得以确立。可以说没有哪个项目能像烟草一样经历了上百年无数科学家的研究,获得了大量的证据,科普深入,还和无数利益集团斗争才得出的全世界都认可的共识。传统烟草产业暂时向事实低头了,但新兴的电子烟又风靡世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控烟之路漫长曲折,还是那句话——欲速则不达,控烟需理性。控烟工作仍然需要在现实与理想之间稳步前行。

五月控烟播报——这个无烟日有点不一样哦

今天是第34个世界无烟日,本届无烟日的主题是:承诺戒烟,共享无烟环境。国家卫健委与世卫组织共同发出了“承诺戒烟 即刻行动”的号召。

每年的5月份都是关于“吸烟有害健康”的重点宣传月,从今年5月份的媒体报道来看,我国控烟工作呈现出四个明显特点。

一是控烟工作从原来的“重科普”向“重行动”转变。

控烟科普已经实现了从内容到形式的迭代创新,小视频、动画、条漫不同形式的多种渠道、多种形式的科普宣传,已经使“吸烟有害健康”的观念广为人知,而且今年各地的控烟工作大多从“嘴上”落实到“行动”上,例如——上海将推出“上海市控烟热力地图信息系统”,人们只要通过手机登录该信息系统,就能提供违法吸烟线索和获得处理信息;常州连续多年开展联合控烟专项督查工作,检查各类单位17092家,下达整改意见书1493份,罚款4万多元,室内公共场所吸烟现象得到有效控制;深圳市开展控烟执法督查“车轮战”,连续十几天对公交站台、餐饮、娱乐等场所进行重点督查……任何工作的难点都是重在“落实”,政策只有从口头纸面切切实实落实到行动中,才能取得成效。比如向来走在控烟前沿的北京市,自2015年《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执行后,真抓实干,6年来烟草消费量平均降低了6%。

二是关于”将戒烟医疗服务和戒烟药纳入医保范围“的老调重弹与引发争议。

北京市控制吸烟协会于5月26日公开呼吁:建议将戒烟医疗服务纳入医疗保障基金支付范围,并将戒烟药物纳入药品目录,支持在定点零售药店配药和结算。对此项建议,一些重量级媒体都进行了专项报道。但值得注意的是,“将戒烟治疗纳入医保的政策研究范围”并非新观点,而是一个争议长达10年的老论调。

早在2012年,“医保戒烟”就因为作为一个“两会提案”而引发不少社会争议。大多数观点都认为,各地医保都在集中力量保障大病医疗,吸烟者已经占用过多的医疗资源,对于由自己吸烟引起的疾病不应该再占用公共医疗资源给予医保报销。

归跟结底,“戒烟药入医保”引起争议的焦点还是在一个公平性上,吸烟是个人的不良生活习惯,用全民医保来为一种“恶习”买单在一定程度上有损国家医保体系的公平公正性。因此,“戒烟医疗服务入医保”还需慎重考虑。

三是坚定对重点场所、重点人群的控烟决心。

5月26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2020》,一组数据值得引起充分重视——我国吸烟人数超3亿,2018年15岁及以上人群吸烟率为26.6%,其中男性吸烟率高达50.5%,高于国际水平。烟草每年使我国100多万人失去生命,如不采取有效行动,预计到2030年将增至每年200万人,到2050年增至每年300万人。最新公布的这份报告还给出了一系列“有充分科学证据”的最新研究结论:吸烟可导致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呼吸系统感染、肺结核等多种疾病的发生率,且吸烟量越大、年限越长,疾病的发生风险越高……这些结论坚定了吸烟者戒烟的决心,也指明了下一步控烟的发力方向。即控烟工作要实现“控源头”“减基数”需紧抓重点场所和重点人群。

重点场所需积极落实“凡有屋顶的地方都不能抽烟”。多地调研发现,当前商超、餐馆、楼道、公厕等依然是吸烟“重灾区”,而马路口、地铁出入口、公园等则是“抽游烟”的“高发区”。青少年是控烟工作的重点人群。2019年,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中国中学生烟草调查结果发现,高中生吸烟率远高于初中生,职业学校控烟情况更是不容乐观。有医学专家表示,青少年一旦吸烟成瘾,很难戒断,务必高度防范青少年等重点人群接触和使用烟草制品。

四是电子烟争议焦点不回避不推诿。

近年来,电子烟以酷炫、时尚的外表吸引了众多新老“烟民”。而有关电子烟的界定、对健康的危害程度以及是否有助戒烟等话题一直争议不断,业内更是高度关注未来监管走向。针对焦点问题,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报告2020首次用一个章节专门陈述电子烟,开篇更以突出字体标示:“有充分证据表明电子烟是不安全的,会对健康产生危害”。“电子烟烟液中含有有害物质”“电子烟调味剂加热后可产生有害物质”……记者调研发现,形似真烟的外形、标识不明的包装、多种诱人的口味,结合商家“无害、无毒”的鼓吹以及网上玩电子烟喷雾视频的不良引导,“电子烟文化”在一些青年人中成为流行。对此,一些专家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应尽快推进电子烟标准制定和问责落地,从法律层面禁止任何形式的电子烟广告、促销和赞助,提高行业门槛,加大“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的处罚力度,避免不吸烟者受到不良广告信息诱惑先尝试电子烟、而后成为传统烟草制品的吸烟者。

关注电子烟监管问题已达6年之久的北京市政协委员朱良,一直呼吁将含有尼古丁成分的电子烟纳入控烟条例进行监管,并两次在北京市“两会”上以委员提案的形式进行力推。从两次提案的答复来看,他感受到相关部门对电子烟的重视度正在提升,而且也不再只是关注,而是已经开始行动。相关部门对朱良第二次的提案答复称,2019年市卫健委联合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已经组织市市场监管局、市烟草专卖局、市教委、市城市管理委、市疾控中心等部门专题研究电子烟问题。还将适时组织专家对电子烟问题开展专项调研。朱良说,这都是对电子烟监管“入法”的有力推动。

从这四个特点来看,中国的控烟工作其实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从“重在科普”到“重在行动”,从公共场所控烟立法的全民讨论到重在执行和政策落实,从对电子烟的忽视到推进电子烟监管“入法”,中国控烟力量已经形成合力,方向明确,目标一致地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前进。下一步国家将围绕重点场所、重点人群,直面成人吸烟率高、电子烟界定及监管等焦点问题,坚定不移推进控烟工作,加速落实无烟医疗卫生机构、无烟学校、无烟家庭建设。